jav名优馆app下载网页

正午时分。

迎来短暂休憩时光的克罗尔,急匆匆朝着城楼上作为临时食堂的休息室走去。

巴步伦重回岗位后,克罗尔便回归自己巡查的本职,虽然较检验文牒轻松一些,但在驴脸队长那双小眼时不时瞄过来的高压监视下,连一丝一毫偷懒的机会都没有,这让试图搞些小动作的克罗尔非常沮丧。

“该死的驴脸……别让我吃饭的时候遇——哟,队长,您老人家吃完了?下面人手够了,不多休息一会儿?”

拐过弯就看到“魂牵梦绕”的驴脸先生,克罗尔瞬间展露出谄媚的笑颜,因为城楼甬道比较狭窄,还非常狗腿地为对方闪开了通道。

不知为何脸色看上去比平日更臭的驴脸队长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与克罗尔擦肩而过后,突然又转回头:“你看到巴步伦了吗?”

正准备做鬼脸的克罗尔当即吓了一个激灵,以远超平日的反射弧神经,在驴脸队长彻底转过来前,强行将面部肌肉拧正,结果险些造成脸颊抽筋。

“没、没有啊,他半个祈时前就应该上来了,难道没在休息室吃饭?”

这话刚一出口,克罗尔立马就有些后悔——

这不就等于把对方卖了吗!

虽然巴步伦才来这里才两个星期,两人之间关系算不得多铁,但毕竟是共事的同僚,互相之间总该有个照应。

刚才因为过于紧张,话没经大脑,一不小心就顺嘴说了出来,万一巴步伦真是去偷懒了,自己就等于亲手把他往火坑里推了。

仓库里的俏皮热裤少女

克罗尔心思翻转,赶紧补救道:“哦……我可能记错了,刚才还在下面看到他来着……”

“是吗?”

面对驴脸队长审视的目光,克罗尔只能尴尬的笑笑:“您知道我记性向来不太好……诶,都这个点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去吃饭了。”

克罗尔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肚子,讪笑着从驴脸队长身边走过。

“臭小子……”

驴脸队长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总算浮现出一丝笑容,冲他背影喊道:“不用这么急,慢点吃,下午工作还忙着呢,好好休息。”

克罗尔心里一暖,回头回了个发自内心的笑容,驴脸队长的身影便消失在拐角。

“迟小厉来凯德尼尔了。”

城墙西南边角,两道黑影在阴影中交流着情报。

“消息准确?”

头部与身体比例明显不符的其中一道身影,语气中带着些许惊疑。

对面的身材稍胖的黑影回道:“废话,我亲眼看着他进去的……”

“没有被他发现身份吧?”

“你以为他是神?还会读心术?”

胖黑影冷笑一声:“本来看他老老实实排队,我还以为是幻觉,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没有直接和他接触……后来也印证了我的猜测,他用的确实是本人的身份文牒。”

“没被发现就好……此人太过危险,你的选择是对的。”

比例怪异的黑影笑道:“幸好诸位大人高瞻远瞩,提前让我们布置眼线。没想到‘守墓人’那边没什么动静,反倒引来另一条大鱼……就是不知道他来凯德尼尔是做什么的。你说凭咱们在这边的布置,有没有机会拿下他?”

“不可能。”

胖黑影果断摇头道:“想都别想,不说现在库曼往这边明里暗里埋了一堆高手,就算有心算无心,合力围攻他一个,咱们这些人都不够他塞牙缝的。要知道迟小厉可是有与诸位大人旗鼓相当的实力,断然不可以轻举妄动,要不咱们辛苦打下的这一点脉网,就得付诸东流了。”

“那怎么办?按你这么说,也没法派人跟着,一定会引起他的警觉的。”

“他来凯德尼尔,原因不外乎两个。”

胖黑影伸出两根手指,“要么是来见‘守墓人’的接头人,商议让他们派遣人手支援的事宜,要么就是来踩点,诸位大人不是推测,他有可能利用空间魔法避开限制直接进入渊域吗?或许就是来找合适的位置的。”

“可惜‘守墓人’那帮怪物结构严密,这十几年来咱们最多也就打入外围,根本没有办法接触他们的核心领导圈,甚至连那个最新的领袖身份都没摸清楚……要不就能更好掌握迟小厉动向了。”

身形奇怪的黑影叹了口气:“现在跟又不敢跟,也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只能期待那两个负责外围接头的‘暗线’带回好消息了。”

“有人。”

胖黑影飞快说了一句,给了同伴一个眼神。

“那个守城小队的队长?”

身形怪异的黑影舔了舔嘴唇,冷笑道:“好几天没开荤了,既然有人送上门……”

“老实点,这个时间点,就算只是死个小队长,也会引起对方的警觉,或许就会破坏咱们的计划,赶紧离开。”

胖黑影冲同伴摆摆手,待身边没了动静,才抖了抖肩膀,径直蹲了下去。

吃完饭四处巡查的驴脸队长拐过墙角,被阴影里的“一坨”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拔剑。

待看清对方的样子后,才将出鞘的剑收回,眉毛一拧:“巴步伦?你小子在这里干嘛?差点吓死老子!”

“啊?队、队长?”

巴步伦身子一抖,脸上瞬间露出一丝惊慌,举了举手中的纸,涨红着脸解释道:“刚才想去上茅房……结果坑都满了,我就想出来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驴脸队长看了看四周,寻常居民根本不会来这里,便气笑道:“你倒真会找地方。赶紧拉,拉完记得埋好。”

见这边没有什么异常,驴脸队长便朝外走了两步,“我知道这两天关卡检查工作比较累,等过阵子就给你调一个轻松的班,休假是不可能的,你就凑活着放松放松吧。”

“谢谢队长!队长慢走!”巴步伦一脸真诚的笑容。

“嗯。”

驴脸队长就要离开,却在转身的一瞬间,眼角余光不经意瞄到了巴步伦身旁的地面,身形顿时一滞。

潮湿的泥土上,有两个浅浅的脚印。

驴脸队长瞳孔微不可查的缩了缩,立刻断定出那个脚印的大小和巴步伦不同。

“对了,巴步伦,平常会有其他臭小子来这里方便吗?”驴脸队长故作随意的问道。

“这我哪知道……不过应该没有吧,您怎么突然问这个?”

“嗯……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哪个小子跟你一样会偷懒。好了,没什么别的事了,你动作快点,我先走了。”

驴脸队长挥挥手转身离开,面色如常,心里却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唉。”

背后响起一声轻叹。

驴脸队长眼皮一跳,下意识就要拔剑。

然而剑只出鞘一半,便无力的退了回去。

驴脸队长缓缓低下头,看着穿出前胸的那只血淋淋的手上,握着的那颗心脏犹在跳动,嘴里只来得及嘟囔一句“果然……”,便闷头倒下。

身形怪异的男人鬼魅般出现在巴步伦身边,皱了皱眉,嘴巴很快咧到一种不可思议的长度,将尸体从头吞下。

“不是说不杀他吗?”

饱餐一顿后,男人抹了抹嘴角流出的鲜血,脸上带着一丝不解。

“你被发现了,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还要谨慎。”

“不可能!你是在侮辱我吗?要是连一个区区六级剑士都能——”

巴步伦斜瞥过去,脸上带着一丝冷漠:“我说的是脚印。”

男人回头望了望,吃惊道:“不会吧?就两个脚印而已,是不是你小题大做了?”

“别总是以实力论高下,这种非常时期,能被安排在这么重要岗位的人,没有一个是白痴,就连一个小小的队长都差点坏了大事,以后行动可要更加小心谨慎一些。”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墙下,除了空气中残留的一丝血腥味外,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

迟小厉跟着疤脸剑士,从酒馆后门的一条小路出发,沿着一小小蜿蜒曲折的羊肠小巷,最终神奇的出现在东部城墙之下。

大概是因为正午时分,都去轮班吃饭的缘故,门口的守卫比上午更少一些,不过较平日也足有几倍的规模。

之前在柴房时候,迟小厉就已经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并表明了要见霍华特的意图。

名为狄迪米利的疤脸剑士正是“守墓人”在凯德尼尔的“明哨”之一,不过通常都是接触一些贸易上的合作伙伴,像迟小厉这种用非传统方式联系的“外人”,还是极为少见。

或许“迟小厉”这个名字,在普遍的外界还没有传开,但稍有些实力的组织高层早就如雷贯耳。

“守墓人”自然也不例外,虽然最开始狄迪米利产生过一瞬间怀疑,但当对方只是弹了个响指便轻而易举让自己两个手下的脑袋移了位,并且还活蹦乱跳活着,就立刻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来到城门下,见狄迪米利大摇大摆径直走向哨卡处,迟小厉略微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守墓人”会有更加隐秘的途径出城,不过见对方的行动,似乎……有些太过于普通了。

跟其中一个侍卫聊过几句,狄迪米利就冲迟小厉招招手,另外两个跟班也示意直接跟上即可。

“我还以为你的身份很隐秘,看来判断有误啊。”迟小厉调侃道。

狄迪米利摇头:“您的判断没错,只是东门的哨岗本就有很多我们的人,所以不需要什么秘道。”

因为特殊的生存环境与竞争模式,“守墓人”比外界更加崇拜强者,所以在得知迟小厉身份后,狄迪米利的态度便无比恭敬起来。

“这是库曼和‘守墓人’协商的结果?”

见狄迪米利点头,迟小厉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周围越发茂密的森林,随口说道:“听说你们霍华特被人挤了位置,不知道这位新首领是谁?”

狄迪米利眼底闪过一抹诧异:“恕小的冒昧,请问您跟霍华特大人很熟吗?”

“一般吧,很早之前见过一次……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狄迪米利朝身后看了一眼,轻声道:“关于组织内的一些问题,小人职位低下,许多事情知晓不多,还请您等见到霍华特大人再详谈……而且现在形势严峻,说不定会有敌人奸细藏在看不到的角落,还请您谨言。”

这已经算是非常明显的暗示了,狄迪米利相信对方能够听得懂。

虽然这条路每天都有不同的分队巡视,但仍保不准会有敌人安插的眼线,甚至于后面两个手下,即使跟了自己两年,也保不住会不会有另一重身份。

当然,这种怀疑只是一种长期锻炼出来的本能,更近于谨慎,倒不是狄迪米利真的质疑两位手下的身份。

迟小厉回过头,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没事,这里可是你们‘守墓人’的大本营,‘不灭信仰’再厉害,敢把手伸到这里,还不得被你们打折?”

这种称赞对于每个“守墓人”而言都算是最大的褒奖,狄迪米利当即露出自豪的笑容:“您说的是,可凡事总有个万一,霍华特大人就要求我们无时无刻必须保持警惕,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迟小厉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后面一言不发的跟班,又跟狄迪米利聊起来:“你是霍华特的直系手下?”

狄迪米利赧颜一笑:“只是末流的亲卫队成员,所以才被派到城里做接头工作。”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对“守墓人”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首领的亲卫队可都是精挑细选的好手,而凯德尼尔接头人的这份工作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胜任的,必须要身手高强、能够随机应变的人才能担任。

所以狄迪米利的话语中,掺杂着毫不隐晦的自豪。

“霍华特没有跟你提过我要来的事?”

迟小厉突然冒出一句,让狄迪米利愣了一瞬,摇头道:“小的在城内任职近两个星期,并未收到霍华特大人的传信。”

“或许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吧,毕竟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迟小厉伸了个懒腰,随意的说出了令狄迪米利心头一震的消息——

“讨伐队要和‘守墓人’联手,使用传送的方式进入渊域,我这次来,就是确认最终传送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