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香蕉视频app

接下来几天,杨景行比较清闲,除了给三零六准备新作品还账,要给九纯帮写帮歌,此外也没啥硬性任务。..

齐清诺开始有点忙,新年音乐会的准备倒是其次,毕竟就只有那几首曲子,大家都滚瓜烂熟了,可她这一所谓的团长有各种行政事务,开会居多。教育局和财政那边涉及到明年高雅艺术进校园的经费、宣传部那儿的市优秀文化单位的评选就要出结果,有各种程序。乐团明年就要开始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季了,三零六不能当逃兵……

这些所谓公事,齐清诺和母亲有一些共识,就是她只跟着文付江四处看看,不做什么实际工作。詹华雨的切身体会是事业单位的工作不好干,不能急于求成,所以也不赞成齐清诺在近段时间为刘思蔓争取独奏演出机会。

星期三晚上,章杨就把帮歌的歌词给杨景行了,一方面章杨有些文字才华,一方面歌词这东西的门槛实在太低,杨景行立刻拍板通过。章杨却不想这么轻易,因为李玥的视频一经上传就成了大热门,几句文字介绍让鲁林风光得忘记了姓什么,章杨要找回场子。

杨景行上网和朋友们聊,还拉上齐清诺,齐清诺对章杨霸气又文艺的歌词给予高度肯定,有剑有诗,有魔法有情怀,杜玲却各种批判男朋友。

鲁林兴致很高,把李玥也拉进聊天群里面。李玥不太说话,但是大家热情招呼,杜玲还在私聊里提醒杨景行,张柔和鲁林现在是一句话也没说了。

张柔来和杨景行私聊了:“你喜欢那个小小?”

杨景行说:“是呀,挺可爱的。”

鲁林动作好慢,私聊杨景行:“就说是你要我拉小小进来的。”

……

杨景行边妥善处理这事边给齐清诺截图,齐清诺笑归笑,但是对张柔表示一定的理解,所谓防范于未然也是可以的。

星期四上午,杨景行到公司,去策划部和谭幕闻周沈建三个人开小会,当然是关于戴清的。

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

策宣平时会用各种其实并不是那么有意义的数据或者现象去激励艺人歌手,而自己要保持冷静客观,可谭幕闻现在是真的觉得戴清有机会了,得赶紧抓住,如果抓不住,不出半年,又会回到解放前,以后就更难更难了。

谭幕闻虽然看起来有各种难,但是对戴清并没有什么怨言,而且总结这个方案实在是非常成功,虽然现在看起来并没起很大的水花,但是毕竟投入只有那么多,而且目前各种情况都非常有利于后期工作的展开,余地很大选择很多。

谭幕闻觉得应该是因为甘凯呈的关系,戴清才对杨景行表现得“比较信任”,而甘凯呈不多过问戴清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这两年的沉寂或者沉淀对歌手来说也是好事,能帮助戴清认清一些现实情况。事实上在周沈建看来,甘凯呈已经做得非常多了。

杨景行说自己其实是从音乐的角度出发,把握了一下听众对音乐的需求,误打误撞吧,其实自己对策划这事并不懂。音乐的事谭幕闻也了解,她从业多年,各种工作都干过,带的歌手也多,在她看来,大陆流行乐几十年来几乎没啥大进步,所以才一直被港台新加坡日本这些周边的先进发达又残酷的市场压得苟延残喘。

从戴清身上来看,她如果不是当时被半逼迫地狠下心来唱了和,还是一直走选秀时的那种想赢得满堂喝彩的路线风格的话,肯定是不会有出路的。走深情款款明亮高亢这个路线的人太多了,又太需要实力了。

而的方案,简直是戴清遇到贵人,靠着周沈建精准的绝思妙想和杨景行的完美实施,让歌手从死胡同里转出来了,几乎已经看见康庄大道。看网上说的,好好一个这么有才华有抱负的歌手,就被公司逼得去唱那些口水歌。周沈建从心理学社会学角度的解释,这种引起强烈关注并留下深刻印象的方法叫什么什么效应。

现在的关键是下一步怎么走,虽然戴清目前自我感觉良好,谭幕闻却是紧绷着神经的,千万大意不得,要对歌手的艺术生涯负责啊,所以杨经理,你就别客气了。

从戴清签约开始到目前为止,厚厚的各种方案和文件或者统计就摆在杨景行面前,详细到头发长度衣服风格的歌手“出道地位”,现在看来简直有点笑话。

杨景行说:“我带回去再好好看看,争取能提点有用的意见。”

周沈建对谭幕闻说:“杨经理把戴清当自己人,这个我清楚。”

谭幕闻说:“我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

正好齐清诺今天也没时间约会,杨景行还真把一大摞资料往住处带,不过路上接到鲁林的电话:“帮歌还没搞好?我等着录音呢!”

杨景行求饶:“宽限两天行不行,忙。”

鲁林不屑:“你忙西瓜……这么一说,我要说四大师是个天才,有点说不出口了。”

杨景行笑:“我还以为你真有多不要脸。”

鲁林嘿嘿:“他们要采访我,我这个人本来比较低调,是个女的打电话,唉……”

杨景行哈哈:“你问张柔同不同意。”

鲁林好像蔫了:“女生有时候我真无语……真的采访我,健游公司,你以为和你开玩笑么!?”

杨景行羡慕了:“我没人采访,我要改行,我要当帮主。”

鲁林哈哈:“你想采访?行啊……”

帮主还真是风光,视频上传才两天,播放数已经达到近百万,比戴清的红火得多。游戏公司的人联系了鲁林,说要安排一个专访,不过要先和他确认视频的配乐是不是真的原创。

杨景行哈哈:“我要说不是,你心凉半截。”

鲁林说:“我上过各种当受过各种骗,就是没被兄弟骗过。”

杨景行笑:“我求你别帮主口吻,我不玩游戏好多年了。”

鲁林嘿:“那我准备说你深爱游戏呢,虽然不玩了也还难舍难弃……”

帮主对这个采访还挺看重的,既然游戏公司说到要聊一下音乐这事,杨景行就建议:“你可以说我看了录像热血沸腾,灵感挡都挡不住……”

鲁林哈:“不说你是音乐学院的四大师?”

杨景行说:“千万别提学校……”

鲁林不傻,听杨景行各种交代,咂摸出味来:“你鸡毛,是不是觉得给兄弟配个乐丢人了!?”

杨景行解释说自己其实觉得很骄傲,但是要防止学校和公司知道,否则都要说他不务正业。

鲁林高兴了,威胁杨景行不该快把帮歌写出来,就到浦音来敲锣打鼓宣布四大师给游戏配乐了。

晚上和齐清诺打电话的时候说起这事,齐清诺好奇的是鲁林敢不敢在采访中夸奖感谢视频的作者。

为了朋友的爱情幸福,杨景行说帮歌写完就让齐清诺录一遍了给鲁林他们去学唱,放弃原来让小小李玥参与的想法。

星期五上午,杨景行在贺宏垂办公室和老师一起努力半天,用英语邮件妥善地回复了桑顿音乐学院交响乐团的作品邀约。

贺宏垂其实是动心的,桑顿音乐学院的影响力在哪,说不定还能把杨景行的名声扩散到洛杉矶交响乐团这样的地方去。可杨景行刚开始接触协奏曲,还没创作交响曲之类作品的想法和信心。

贺宏垂很小心仔细,把学校的翻译都请过来了,生怕有什么词汇或者语境不对,影响了学校和作曲系的声誉,毕竟对方的邀约邮件是以院长的名义发出来的。

遗憾地回复了邮件,骄傲地送走翻译,贺宏垂还要和杨景行讨论一下编委会的事,当初龚晓玲被从编委的名单上取消了,虽然她自己很支持这个决定,但是贺宏垂心里一直不舒服,所以就想和龚晓玲一起完成自己的这部分。

杨景行要当个中间人,拿贺宏垂准备的大纲梗概去问问龚晓玲的意见,争取促成两人的合作,以后出书了,署名当然也是两个人的。

贺宏垂的考虑是:“你去,她应该不好意思拒绝,这事不怪你,她也没怪校长。”

杨景行答应得爽快,跟着就去找龚晓玲谈心,然后被看出来来者不善。龚晓玲也是有学术成就的,两本和声学的论著杨景行熟读与心,当场各种引用卖弄,让龚晓玲呵呵笑了,然后随杨景行一起去系主任办公室进行谴责。

学术进行了一阵后,杨景行想起一件事来,学校乐团的第一站不是在里昂吗,浦音和里昂音乐学院也算有点交情了,不知道学校有没有做过这方面的活动。

龚晓玲一眼看出来:“记着喻昕婷的!”

杨景行嘿:“不是,我想出名想很久了。”

龚晓玲表扬:“你以后能留校当老师就好了。”

贺宏垂觉得吧,这事杨景行可以亲自去问问校长,作曲系和钢琴系,都不好过问这件事。

龚晓玲呵呵支持:“对,你直接去问,看看庆典完了,地位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