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之歌app

男人死了。

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凝固在整个空间的泥泞感渐渐消失,便是最好的证明。

意识到这点,安琪拉紧绷的身体才第一次放松下来,拖着重伤的身体一屁股坐下,仍然有些不真实。

心中没有胜利的喜悦,反倒填满了劫后余生的侥幸。

恍如隔世。

因为能量体的特殊构造,安琪拉的衰老速度远比寻常人缓慢,虽然看上去年纪韶华,但实际上已经八十有余,见识与阅历自然超出绝大多数人。

对于各种传闻秘辛,她自然也遍阅不少。

但空间魔法,即使在稀奇古怪却又异常强大的极小部分创想魔法中,也算是凤毛麟角,至少已经有数百年未曾出现过。

空间魔法又只是一个非常笼统的统称,现在遍布大陆各地的传送门,据说便是数百年前那位空间魔法师创建,这种“传导”的能力便是空间魔法其中一种。

至于迟小厉掌握的空间魔法,应该是偏向于创建某种场域的能力,具体是否还有其他功能,安琪拉也不好猜测,毕竟能够作为借鉴的资料太过稀少,而能够做出解释的人已经死了。

在立锥被切割的瞬间,安琪拉才恍然分辨出对方的魔法,心思震撼之余,迅速生出一份铤而走险的大单想法。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虽然之前未曾与空间能力者交手,安琪拉也不难猜测,要想在对方的场域中取胜,无异于陆上魔兽下海去挑战海兽,天时地利都是对方的,想要取胜难于登天。

之前安琪拉考虑过,最稳妥的做法便是拖入持久战,无论男人有多强,要维持如此范围的魔法,自然消耗剧烈,等到对方魔法维持不住时,便是出手的好时机。但这个想法有个致命缺点,安琪拉无法准确判断男人力尽的时机,对方也不会乖乖束手就擒,很可能在最后关头暴走,和她拼个鱼死网破。

所以当两人间的视线陷入短暂盲区时,另一个想法渐渐浮出水面。

时机转瞬即逝,安琪拉几乎没有任何考虑,瞬间与被斩断的武人其中一个同调,这也是作为能量体最大的优势。

在安琪拉看来,迟小厉为人张狂自大,依仗空间魔法的逆天能力便有恃无恐,包括之前与武人交战时的“胶着”,都是故意为之。而这种自以为是的性格,最容易被抓住漏洞。

所以安琪拉承受住原本应该劈在武人身上的最后几刀,在迟小厉以为大局已定时出其不意从背后使出致命一击。

这个过程中,只要迟小厉稍微察觉到一丝魔力外溢,或者对身后有所警惕,计划便无法实施,安琪拉反倒会白白受到重创。

所以实际上,也是一次很凶险的赌博。

“不过还是赢了。”

安琪拉擦干嘴角,笑容灿烂。

腹部的伤口已经快要愈合,迟小厉的攻击没有那些诡异的诅咒,自然恢复迅速。

原本插在迟小厉背上的“毒罔”,如同蜡烛般渐渐融化,看的安琪拉柳眉紧蹙,一阵肉疼:

“可惜大人赐予的神物只能使用一次。”

关于“毒罔”的具体情况,安琪拉也不甚了解,只知道这把匕首一旦沾血,便会迅速腐蚀掉对方生命力,就算有通天本领也无计可施,只能痛苦的坐以待毙。

对于“那位大人”的话,安琪拉自然深信不疑,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她还是特地将匕首刺穿青年心脏,做到双重保证。

等到身上的伤基本痊愈,安琪拉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离对方魔法彻底消退还有一点时间,但身上的压抑感已经越来越轻,原本悬浮于空中的金丝也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

“咕咔——咔哧咔哧。”

安琪拉表情一凝,迅速回过头,却发现原本躲在远处的幼女不知何时来到近前,手里捧着一根武人被砍碎的手臂,嘴里不停地啃着。

“……竟然能把‘精铠’咬碎?”

安琪拉心中有些震惊。

她所说的精铠,自然是披覆于武人身上的铠甲,之前还给迟小厉带来些许“麻烦”,幼女竟然能面不改色的将之嚼碎,令人啧啧称奇。

“黑龙与精灵的后代……确实很惊奇呢,只不过……不会产生一些问题吗?”

安琪拉眯起眼睛,来回打量着幼女。之前注意力部放在战斗上,所以没有细思迟小厉的话,但现在想起,安琪拉自然发觉出其中怪异,两种魔法体系截然不同的种族,诞生的后代应该会有巨大缺陷,至少魔力系统不相容的矛盾无法解决。

可看幼女的表现却不像身体有疾,安琪拉思虑一阵,决定将幼女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慢慢走过去。

幼女只是开心的啃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安琪拉临近,脸上也看不出任何悲伤。

“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死了也不会伤心吗?还是年纪太小……又或是真的无情?”

总觉得将“无情”这种心性放在一个幼女身上有点怪异,安琪拉笑笑,也不深究其中原因,伸手向幼女头顶抓去——

“咔!”

“嘶——”

安琪拉倒吸一口冷气,迅速抽回右手,中间三根指头连同根部竟然被一齐咬断,晶莹剔透的截面传来钻心剧痛。

“你这个该死的——!”

五指连心,剧痛难忍。安琪拉捂住手指,面若癫狂,双眼散发出诡异的红光,一切兴趣想法都在暴怒下烟消云散,抬脚冲幼女面门狠狠踢去,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幼女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轨迹,最终在百米远处停下。

“呜、呜呜——”

哭声传来,奥丽莎坐在地上捂住鼻子,眼睛里扑闪扑闪噙满泪水,又委屈又愤怒地看向这边。

“什、什么?!”

这下轮到安琪拉目瞪口呆。刚刚那一脚她可是下了死手,甚至在盛怒之下动用了魔法,结合远超肉体强度的能量体质,就算一个剑圣挨上也该受不少伤,可幼女竟然还能哭出来,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流。

“是、是身上穿着史诗级防具吗?”

幼女身上的衣服在地上摩擦数百米也没有丝毫破损,安琪拉像是找到原因,如此安慰自己。

只是心中还是感到毛骨悚然。

如果,如果真的是……

安琪拉不敢想下去,只是看向幼女的目光,已经杀意毕露。

不能留。

安琪拉抬起手,天地能量开始疯狂肆虐。她下定决心,不惜浪费禁咒,也要确实轰杀这个令人胆寒的怪物。

只是魔力凝聚到一半时,安琪拉猛然瞪大眼睛,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因为她听到了一声叹息。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