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所有作品

刘乐直接把香烟拍飞,不屑一笑:“不如何。”

李彥伟面色一冷:“刘老板,你这就是给脸不要脸了,等我把你打倒,你可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到时候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刘乐淡淡一笑:“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们李家跟了我,我可以放过你。”

“今后由我罩着你们李家,你们李家的生意也会越来越红火。”

“要不我,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你们后悔,也来不及了。”

李彥伟神色一怒,喝道:“刘老板,跟我李家过不去,你是没有好下场的。”

“你要知道,我是有武者证的真气境武者,我师父更是灵境武者。”

“你都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更不可能是我师父的对手。”

“跟了我,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跟我,我就不客气了。”

李彥伟戴上拳套,把双手握在一起,手指关节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

“你想怎么不客气?”刘乐玩味的问道。

“身为武者,我今天就是杀了你,谁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

“你接不住我一拳,因为我的拳头有一千多斤。”

李彥伟鄙夷的打量着刘乐,满是不屑道:“我一拳就能打死你。”

那些倒地不起的狗腿子们,眼看李彥伟就要动手,顿时喊叫起来:“打死他。”

“李公子天下无敌。”

“我们李公子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戳死。”

“李公子加油。”

“李公子要想你死,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不费吹灰之力。”

在这些狗腿子的叫喊声中,李彥伟露出得意的神色:“怕了吗?哈哈。”

“怕?”

“我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

“来啊!使出你吃奶的力气。”刘乐勾了勾手指头,面带冷笑。

“你敢看不起我?”李彥伟大怒,猛地挥拳打来,“吃我一拳。”

他的拳头带风,呼呼生响,乍一看,还真有几分威势。

可是太弱了,在刘乐眼里,他就像一位刚刚学会赶路的孩童一样。

面对这样的拳头,刘乐都没有过招的兴趣。

于是,他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拳头打过来。

仅仅一个呼吸,李彥伟的拳头就已经打到了刘乐面门。

距离刘乐只有五寸的距离了。

李彥伟甚至都看到了刘乐面目非鲜血淋淋倒地不起直接晕死的惨样。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刘乐同样一拳打过去,呼的一声,后发先致,快得别人都没有看清那个拳头。

只听咔吧一声响,李彥伟和刚才那位胖子一样。

拳头血肉模糊,手臂整个断掉,胸口被重重击中,倒飞出去。

而刘乐,早已经收回拳头,还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一动都没有动。

“嗷嗷啊……”

李彥伟重重的摔在地板上,身痉挛抽搐着翻来滚去,痛不欲生,嘶吼不止。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受过伤,从来没有经受过这般痛苦。

他面孔扭曲,额头上青筋直跳,几乎痛晕过去。

只到这一刻,他才震惊的发现,刘乐的实力远远强于他。

甚至比着他的师父,都不一定弱多少。

刘乐背负双手,迈动脚步,不紧不慢的走过去。

站在李彥伟面前,俯视着他:“你真是太垃圾了。”

“还说一拳打死我。”

“还说打死我不费吹灰之力。”

“呵呵,你这么吹牛逼,叫我怎么看得起你?”

李彥伟难以接受,他自幼修炼,怎么可能不是刘乐的对手?

面对刘乐那淡漠的眼神,他害怕,恐惧,又气急攻心。

猛地一口血喷出来,差点晕厥过去。

那些狗腿子,都胆颤心惊了,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

眼看李彥伟不堪一击,他们都吓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再也不敢吱声。

“还要不要打死我啊?”

刘乐一脚中踢在李彥伟身上,踢得他翻滚出去,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

“你饶了我吧!”李彥伟痛得龇牙咧嘴,实在承受不住,就直接服软了。

刘乐一脚踩在他的身上,淡淡的问道:“地牢在哪里?”

李彥伟急忙否认:“不知道,我们没有地牢,说着玩呢。”

刘乐肯定不相信,脚下突然用力,喝道:“说!”

“敢不如实交待,我就踩死你。”

感受到刘乐脚上传来的恐怖力量,李彥伟立刻吓破了胆。

他吞吞吐吐语无论次,惊恐万状的说道:“在,在我家别墅下面……”

刘乐脚下用力,只听咔吧一声响,直接把李彥伟踩晕过去。

然后,他没有时间赶去李家寻找地牢,就取出手机,打电话给杨泽。

没多久,杨泽就亲自带着一队警察赶了过来。

“刘院长。”看到刘乐,杨泽胆颤心惊。

“杨,李公子……”看到晕死在地上的李彥伟,杨泽又吓得魂飞魄散。

然后,他惶恐不安的向刘乐道:“刘院长,这事我们警察管不了啊!”

“为什么管不了?”刘乐惊讶道。

杨泽急忙解释:“李公子是在政府备案的武者,拥有特殊权利,只有守护武者才有权处理他。我们这些警察,只管普通人,还管不到你们这些武者。”

刘乐淡淡道:“你先把这些人带走,再去把地牢里的人解救出来。”

“能处理的你们处理一下,不能处理的,就交给守护武者处理!”

“是。”杨泽急忙答应一声,然后就把李彥伟这伙人都抬走了。

“李公子,抱歉啊,我们这就把你送去医院。”他还连连道歉。

看到杨泽卑躬屈膝的样子,刘乐皱起眉头。

实在想不到,武者竟然在社会上拥有那么多的特权。

接下来,服务员进来打扫包间,郑玉洁把刘乐带到了另一个包间里。

递给刘乐一杯酒,她笑盈盈的说道:“今天多亏你过来,谢谢。”

“不要客气。”

刘乐和她碰杯,然后一饮而尽:“再遇到这种事情,你就打我电话,既然这家酒吧有一半是我的,我自然不能让别人欺负你。”

“好。”郑玉洁笑应一声,又倒满酒杯,“干杯。”

“你酒量不错哦。”刘乐道。

“那是当然,开酒吧的,酒量不好怎么行?”

郑玉洁满脸笑嘻嘻:“我喝两斤红酒,都不会醉,咱们多喝几杯。”

“你想灌醉我啊!”刘乐笑道。

“你是武者,我才灌不醉你呢,对了,你还要不要学习接吻?”郑玉洁盯着刘乐的嘴巴,突然靠近刘乐,一本正经的问道。

她身上的女人香忽然飘进刘乐的鼻孔里,让刘乐一阵迷醉。

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刘乐伸手搂住郑玉洁的柔软腰肢,微微一笑:“学。”

郑玉洁轻声道:“为了教你,我专门搜集了一些接吻技巧,学了好几种接吻的新方法,你先看看这些理论,然后咱们再实践。”

刘乐就看到郑玉洁从包里取出一张A4张递过来。

接在手里一看,天呐,竟然是接吻的八十一种方法。

吻不仅只是单纯的唇与唇之间的接触,真正的吻,是运用唇、舌、牙等部位,交替进行碰触,从而达到一种妙不可言的美好享受。

里面有轻吻,吸.吻,咬吻,添吻等等等等。

轻吻就是以自己的唇轻触对方的唇,如鸟啄式的轻吻。

添吻就是用舌头,添对方的上下唇,让对方感受舌部味蕾被添掠的奇妙感受。

注意要保持唾液充分,如果唾液太少,干燥的添吻会有不舒服的感觉。

咬吻,就是用牙齿轻咬对方的唇,但别咬的太用力,以免受伤。

吸.吻,就是轻轻吸吮对方的唇部,可用唾液轻抹在对方唇部,然后吸吮干净。

初学者,一定要轻,要怀着给对方美好感受的目的,切记弄痛对方。

只有让对方享受到接吻的美好感受,对方才会沉迷进去,从而翻倍的回报你。

后面还有推动吻,吸舌吻,齿龈吻,滑动吻,嚼食之吻,律动之吻,喉吻,热情之吻,甘泉之吻等等,刘乐都有些目不暇接了。

后面还说,接吻并不是嘴巴之间的互动,而是心灵和心灵之间的互动。

不但可以吻在嘴巴上,还可以吻在面颊上,吻在手上,甚至吻在脚上等等等等。

有志于此的人,可以在里面发现无穷乐趣。

看了这些,刘乐很感慨。

想不到,只是一个亲吻,就有这么多讲究和学问,实在是大开眼界。

“看懂了么?”发现刘乐有些脸红,郑玉洁笑嘻嘻的问道。

伤子才看不懂呢。

刘乐镇定心神,道:“懂了。”

“那咱们就从最初级的轻吻开始吧!”郑玉洁心驰神往道。

“轻吻我上次已经学会了。”刘乐道。

“那你想学哪一种吻法?”郑玉洁好奇的问道。

“喉吻。”刘乐真不知道喉咙是怎么接吻的,很想体会体会。

郑玉洁脸红道:“不行,这一招我还没学会呢,教不了你。”

刘乐只好去而求其次:“那就律动之吻吧!”

“这个,我也不会。”郑玉洁轻声道。

刘乐惊讶道:“你这老师是怎么当的?啥都不会,你怎么教我?”

郑玉洁尴尬道:“后面的我都不会,咱们先从初级的学起吧!”

“那你都会哪些?”刘乐问道。

郑玉洁指着最前面的轻吻、吸.吻、咬吻和添吻:“目前只会这四种。”

“那你做不了我的老师了,看来,只有我做你的老师了。”刘乐发现,自己会的已经比郑玉洁还要多,“叫我老师吧,我教你。”

“我才不跟你学呢。”郑玉洁脸红了,直接拒绝。

身为老师,她是有责任的,这才想着法子教刘乐。

要是变成了学生,她就一下子没有了积极性。

“好,那你教我吸.吻吧!”看着郑玉洁的诱人红唇,刘乐心里荡漾。

“嘻嘻,叫我老师。”郑玉洁笑嘻嘻的吩咐道。

“郑老师。”刘乐果然叫了一声,很是乖顺的样子。

郑玉洁心花怒放,顿时扑进刘乐怀里,亲吻上去。

唇瓣刚刚碰触到一起,她就立刻吸起来,还渐渐的增加吸的力量。

刘乐有点郁闷,因为他发现郑玉洁根本不会。

于是,不得不暂停下来,道:“郑老师,吸.吻不是只有吸,还有吻呢。”

“还用你说?”郑玉洁翻了个白眼,“慢慢来嘛。”

吻着吻着,刘乐就有些不在状态了。

因为他的接吻能力早都超出了郑玉洁所教的范畴。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为了接吻高手。

在郑玉洁身上,实在学不到东西了。

而且,他还要寻找那个接头人,在接吻的过程中,一直都透视着隔壁的酒店。

这让他有些分心,就更加不在状态了。